位置: 首页  >  情感  >  正文

怎样的女人,才能拥有高配版的人生?

2020-06-29 15:56:09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小东东 点击:151

怎样的女人,才能拥有高配版的人生?(图1)

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,一会儿之后,霍天擎光裸着上身走出,下身只用一块雪白的浴巾包裹着。

修长挺拔的男性身体浑身散发着迷人的荷尔蒙,尤其是那股禁欲气质,令人着迷。

“今晚还是要走?”霍天擎冷厉的眉眼锁定黎湘的背脊,黑眸微眯。

“嗯,我认床。”黎湘淡淡地说道,一边说着,一边背对着他整理刚才二人激情之后弄脏的床单。

这是她做的最得心应手的一件事,已然习惯。

霍天擎突然俯身,一把攥住黎湘的手将她提到自己面前,与自己的胸膛紧贴。

看似暧昧的动作,口中说出的话却是凉薄,掀唇道:“认床?我看是认人吧?”

“霍总您真爱开玩笑。”黎湘笑,原本精致的五官越加动人心魄:“这不是您早先定下的规矩?不论多晚,绝不留人过夜?难道今天要为我破例?”

霍天擎打量着平日雷厉风行却因刚经历情事显得娇媚动人的女人,毫无怜惜的冷笑:你这样的助理还真是省心,伺候完就走,省心省力。

爸倒是真会调教,养出一个乖巧的好女儿,既懂得取悦上司,必要时候还能够爬上司的床。

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有一点点羞耻心,却见她不慌不忙地开口道:“您明早八点的飞机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刚才还娇媚的人此刻已经变为二十四小时完美助理。

说完,趁着男人愣神的空档,黎湘挣脱开束缚,对他恭敬地点了点头,走到玄关处便准备拿着包离开。

霍天擎鹰挺的剑眉挑动了下,没有看她,只是拿出一根烟点上,漫不经心地开口道:“黎湘,我们结婚吧。”

“啪”手中的包落到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黎湘淡定地捡起来,说道:“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“不好笑吗?睡你这么久,睡出感情来了,你不愿意?”男人反问。

“是的,我不愿意。”

闻言,男人的眸子危险地眯起,犹如一条毒蛇锁定住自己的猎物,只要她敢有一丁点反抗,立即就会被缠紧,吞入腹中。

众人皆知,Y市霍家是豪门中的豪门,霍家子嗣遍布军,商,政三界,子系庞大,到了霍天擎这一辈,细数有九位嫡系,霍天擎是最小的一个。

更是受尽宠爱,被众人私底下尊称一句龙九爷,原因无他,应的就是龙生九子,九子各有所好之说。

足以见得众人对霍家,对霍天擎的看重。

只是霍天擎这样的人,怎么会由得她一个小助理来说不。

这件事我已经跟你父亲商量过了,一个月之后,我们结婚,政商联姻,意义非凡。

相信对你父亲下次的选举会大有帮助,如果你违背了你父亲的心愿,你想,他会不会不高兴?

男人的语调低沉,犹如大提琴般,落音处还有余韵。

黎湘苦笑:“为什么非得是我?”

闻言,男人的眸子里面盛出不屑:莫非你想要听我说因为我爱你?黎湘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父亲派你到我身边来做什么的?

我们各取所需,有什么不好?你该知道,我想要的,从来没有得不到的,如果真得不到,我会直接毁掉。

黎湘的目光定定地望着男人的瞳孔,里面没有任何玩笑。

黎湘没有直接答应,而是反:按您这么说,我是不嫁也得嫁了?可我记得更加清楚,的心中本来就有一位绝代佳人。

这么便宜了我岂不是让佳人知道了伤心?

如果那人知道自己笃定的男人竟然要娶别的女人,恐怕会马不停蹄地从国外赶过来吧。

“这个与你无关。”霍天擎冷冽地说道,语调在提及那人的时候,又冷了几度。

这个男人,只有在提到“她”的时候,心情才会有所起伏,若不是因为爱,又能是因为什么。

可如果是因为爱,那么他跟她的深入交流,又算什么?

黎湘无所谓地掀了掀唇角:“虽然您是老板,但是我还是有一票否决权的,我需要跟我父亲谈谈。”

说完,不等霍天擎说话,黎湘径直转身离开。

“黎湘,你一直都是个聪明人,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,只是,违背我的后果,你承担不起。”背后,传来男人笃定的话语。

黎湘听到这话,只是讽刺地勾了勾唇角,头也没回。

等到出了门,坐到车上,黎湘这才感觉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,将身体趴在方向盘上,侧脸满是落寞。

这样的日子,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

突然想到什么,黎湘的眸中迸射出一股狠劲,直接开车朝着黎宅驶去。

黎宅就位于市三环的一处小区,独栋小楼的结构,在寸土寸金的y市,已经足以让黎坤这个副级被检举几次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,黎坤的身价反倒是水涨船高。

黎湘刚刚下车进了家门,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裙的女人,捂着鼻子佯装道:“张嫂,咱们家今天没吃羊肉吧,哪里传出来的一股子骚味啊,真是恶心死我了。”

黎湘冷冷地扫她一眼,懒得理会她,直接就要往里进。

“诶,说的就是你,谁让你来这的,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?”女人一脸挑衅地看着她:“你还真当自己还是大小姐吗,我呸,现在这里不欢迎你,你出去!”

“让开,我来找黎坤的。”

“敢这么直呼我爸爸的名讳,你到底有没有教养啊!你这个野种,赶紧滚,你再不走我就让人赶你出去了!”黎淑慧不满地大声嚷嚷起来。

“慧慧,让她上来。”二楼的扶梯上,现出一道尊贵的身影,一身得宜的旗袍彰显出富贵之态,与黎淑慧有着五分相似,此刻淡漠地看着她。

正是曾经待她如珠如宝的母亲,蒋凤仪,如今,恨她至极。

黎湘咽下心头的苦水,冲蒋凤仪弯了弯腰,后者却是直接转过身离开。

黎淑慧哼了一声:“别摆出这么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我妈才不会再被你这张狐狸脸给骗了。”

“如果不是当初你那个短命妈在医院把我跟你掉包,你现在有资格站在黎家?恐怕再就被你那穷怕的爹妈卖去做小姐。”

黎湘没有理会身后黎淑慧的咒骂,直接上了二楼的书房,敲了敲门,听到里面黎坤的声音,这才开门进去。

书房内,黎坤正在桌前临摹,黎湘径直:“你凭什么替我决定我的婚事!”

书房里面只能听到黎湘的回声,过了半响,男人直起身子将毛笔放在书架上,这才看向她。

那儒雅的面上透出一股市侩:“黎湘,我养了你十八年,就算是养育之恩,你也该报答我,不过是牺牲你的婚姻而已。”

见黎湘没有说话,黎坤继续道:你当初跟我交换的条件是救你弟弟,我同意了,但结婚的事是霍天擎自己提出来的,我没有理由拒绝。

你更加没有理由跑来这里质问我,好了,你回来得正好,还有一个月结婚,你就暂时搬回来住,到时候从黎家出嫁。

从黎家出嫁?黎湘冷笑,不知是在嘲讽自己,还是在嘲讽黎坤:我有什么资格从黎家出嫁?

我不过是黎家养女,一个被你黎坤为了仕途任意送给旁人玩弄的工具而已,怎么配从黎家出嫁?

“我这两天还有点忙,答应你的事情还没有去办,我想,你应该不会置你弟弟的性命不顾吧?罪可不比一般的罪名。”黎坤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“好,我会尽快搬回来。”黎湘咬牙。

闻言,黎坤满意地笑了笑,开口道:黎湘,你虽然是我黎坤的养女,但是你接受的,是高等正规的教育。

就算是比市长的女儿也不遑多让,所以,我打算让你以黎家嫡长女的身份嫁过去,这样的身份,才能与霍家九爷的身份相匹配。

“你是想要让我骗霍家?”黎湘笑的讽刺:“你当他们是吗?”

“只要你不说,我不说,谁会知道?”黎坤此刻不得不感叹于自己的机智,当年幸亏没有昭告天下,黎淑慧才是他跟蒋凤仪唯一的女儿。

“你的宝贝女儿,你觉得她能见得我顶着她的身份出嫁?”黎湘冷笑。

黎坤沉吟片刻:“这件事,我会处理,你的任务就是瞒住所有人你的身份,安安分分地与霍家人打好关系,就算霍天擎要跟你离婚,你也必须坚持到我当选!否则,我,大家一起完蛋!”

看,这就是黎坤,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,为了能够攀附权贵,当年能够将只有十八岁的她送去给五十岁的老头,如今这么做,黎湘已经不觉得奇怪。

“我明天要陪霍天擎出差,等回来之后我再搬回来吧。”黎湘说道。

黎坤见她妥协,走到她的身边,满意地拍了拍黎湘的肩膀:“好好好,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让我失望的,这才是我黎坤的好女儿。”

黎湘笑的讽刺,看着黎坤,就好像是一只跳粱的小丑。

不愿意在这种压抑吃人的地方多呆,黎湘很快就回了自己住的公寓,整理了一番之后躺到了床上。

只是在床上躺了半天,脑海中徘徊不去的,还是霍天擎那句:“黎湘,我们结婚吧。”

第二天一早黎湘便打车到了机场,原本以为霍天擎会提昨晚的事,可是男人戴着墨镜,高贵冷艳地坐在头等舱里,黎湘自然也就当作无事地回了自己的经济舱。

这次出差的目的地是一个海岛,前段时间被霍氏买下,在对于是填海做成别墅售卖还是弄成旅游胜地大家各执一词,最后霍天擎决定这次来实地考察一翻,这才有了这趟出差。

下了飞机之后刚好是下午四点,他们已经在飞机上用过简餐,于是便雇佣了一个渔夫划着小船将他们送去小岛。

陆地与海岛之间间隔四十分钟左右的水路,船很小,渔夫站在一边甲板上。

黎湘就并着双腿坐在一边,对面坐着霍天擎。

就算是外出的时候,霍天擎也始终穿着一身西装,就好像随时随地都有会议或者奔赴一场宴会。

那张略带寒冷的脸此刻也没有多余的表情,双眼观察者四周的环境,在心中做着一方评判。

两人的腿时不时地摩擦着,莫名有些暧昧,偏偏对方一脸的禁欲模样好像全然没有发觉,黎湘只能隐忍的装作没有感觉。

黎湘扭头,跟渔夫攀谈这对于这方小道的一些趣闻,以便后期对小岛的规划有更详细的资料。

渔夫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晒的黑漆漆的,十分健谈,给她说了不少关于海岛的趣事,黎湘听的笑个不停。

“考虑好了吗?”突然,冷不丁,男人冷冽的语调传来,就好像是暖阳中突然卷来一阵阴风,惹得黎湘背脊抖了两下。

黎湘回头就瞧见霍天擎黑的像门神一样的脸盯着自己,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若是平时,黎湘这个样子,霍天擎多半已经把自己一脚踢下船,省的碍眼。

霍天擎最讨厌的就是身边的人像是一样,所以他对身边的特助助理要求都很高。

可是这会,霍天擎竟然很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:“我是问你,结婚的事情,考虑清楚了没有。”

黎湘没有急着回答,而是:“我以为,我们这样的关系就是最好的,好聚好散不好吗?”

“噢?”霍天擎冷笑道:“你宁愿做我的都不愿做正派太太?黎湘,你的三观真是让我涨了不少见识。”

“您娶我,也不是因为爱我,那做还是做太太,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区别。”

“听你这么一说,还真是。”霍天擎说完嗤笑了声,没再说话。

只是黎湘转过身去再想跟那位小伙子说话的时候,那人却是如何都不愿意搭理他了,之前觉得霍天擎不好亲近,这会宁愿跟霍天擎说话都不跟她说。

黎湘自嘲地笑道,这人或许真的把她当成狐狸精了。

她一点都不怀疑,霍天擎根本就是故意的。

上岸之后,那人对霍天擎说在岸边等,他们自己进去考察,并且嘱咐他们要小心。

岛上有许多的原始地貌,不小心的话多半会迷路,好在二人顺着助理发来的地图一直走,倒是没有出现什么事。

虽然是小岛,但是也不算小,黎湘一边走在前面一边向霍天擎解说,身后的男人听的十分仔细,一路上都相安无事。

回程的时候,依旧是黎湘走在前面,霍天擎走在后面,黎湘突然想到什么,开口道:为什么是我走在前面你走在后面。

这样不就成了我保护你了?你好歹是个男人,而且我也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吧。

半响黎湘都没有听到霍天擎的说话声,撇了撇嘴,继续朝前走,手上拿着的树枝时不时地敲着这足足有半人高的草丛。

霍天擎始终注意着她的动作,目光四下张望,突然,他的眼睛瞄到,就在黎湘的头顶,那枯黄的树枝竟然在移动。

随后,他看到那树枝突然张大了嘴,竟然是一条蛇,迅猛地朝着黎湘的脖子攻去。

霍天擎没来得及多想,伸手一把抓住那条蛇甩了出去,只是那蛇十分灵敏,脱手的时候咬了他一口。

黎湘先听到身后的霍天擎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,赶紧扭头,正好看到霍天擎倒退几步,摔坐在了一块大岩石上。

距离不远处霍天擎正有一条蛇摇着尾巴快速地滑向草丛。

“你没事吧?”黎湘赶紧。

“这就是你大言不惭的说要保护我?真是我见过的最低级的保护。”霍天擎冷嘲道。

霍天擎刚想说完就感觉头晕目眩,一说话胸口就上不来气,一手死死地按住虎口。

黎湘见状想也没想便将他脖子上的领带取下勒紧了他的手腕,控制好血液循环之后这才将他的手抬到自己的面前,低头朝着他的伤口吸去。

霍天擎咬牙:“你是吗,这蛇有毒!”

“我知道,既然是我没看到危险害的你被蛇咬了,就当是一命换一命好了。”黎湘抽空说道,动作不敢慢下来。

黎湘心中急的不行,她也不知道这蛇到底有没有毒,脑子里面还没有来得及想,身体已经本能地开始这么做了。

霍天擎盯着她的半边侧脸,感觉到虎口处的的血液正一点一点的被她吸出,面上有些恍惚。

但讽刺的话却是脱口而出:“黎湘,你以为你这样做就会让我感动,原谅你曾经做的事吗?”

说完他想要甩开黎湘,却又担心会因此使得让两个人都完蛋,只能隐忍着。

网友评论